一等奖:老马知返

点击数:1842017-04-17 18:56:22 作者: 风景园林学院 谢汶灸

天刚亮,老马就醒了过来,和公鸡打鸣不差。去厨房蒸上前一晚揉好的荞麦馒头,将泡发的黄豆加上百合算准量麻溜倒入豆浆机,养生早餐就解决了。接着洗脸叩齿,掐点儿蹲厕,一样不落,天天如此。

和老伴吃了早饭,筷子一搁,哼着曲儿,穿上外套,出门了。走了几步,顿了顿又折回来,“今儿晚我回来做饭。”

厨房里的老伴闻声探出半个身子,“不忙着评职称的事吗?论文憋完了?”

“哼!”老马不耐轻哼一声,翻了个眼珠,“那点破事抵得过吃饭事大?再说了,为赶论文我这儿多久没下厨了,你歇两天。”说完头也不回走了。

出了小区,盯着四周往来的车群老马晃了晃神,心里窝着论文的事,舔了好一会儿后槽牙,老马才提步往前儿学校走去。

老马是个大学老师,副教授,主攻中草药栽培方向。

老马今年虚五十,中等个儿,圆脸白净,有点发福。老马爱笑,一咧嘴,就是一口满嘴漏风的牙。一脑袋刚刷毛一般的硬楂儿头发,倒和那些年纪轻轻就地中海的老师有了差别。

老马来得早,一头就扎进了实验室。前段时间培育的新药草还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老马心里有点急,眉心皱成了川字。

俗话说“五十知天命”,中医也讲究顺其自然,老马都懂,可眼下的问题真是烈酒烧心子。又赶到评职称的时候了,老马这个副教授第七个年头了,按理说可以申请参评教授了,可是核心期刊论文数量不够。往年老马倒也不在意这些评定,什么职位不是教书育人,可是去年两名年轻的同事倒比他先评上了教授,老马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。

“老马,早啊。”

“早,邓院,今天这么早就过来啦!”老马放缓了眉头,笑着和门边站着的人招呼。

“走,去我办公室说打个事。”邓院一手拿着公文包,一手托着茶杯,头朝办公室方向努了努。

老马看了看手中没有进展的实验,呼出口气,跟了过去。

“评职称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邓院刚坐下就开门见山问道。

老马倒也不客气,大剌剌坐在沙发里,摇摇头,“论文不够。”

“还有些时间,在赶赶。”邓院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点点头。

老马挑挑眉,没说什么。

回到实验室,看着没有进展的实验,老马心里似有猫在抓。老马知道是自己心急了,按理这要出结果至少得好几个月,可这现在俩月都不到。要不回头找找以前的研究结果,论一论?屁话,那种论文拿出来什么意义?老马觉得自己现在心肝脾肺肾都不通达了。

瞅了瞅时间,和学生约好的时间快到了,老马摇摇头抛开这些不快事,回了办公室。

“马老,这是之前课题我做的报告,现在投稿时间紧,麻烦你帮我看看,哪些地方需要修改。”

 “这个课题非常意义,论文再斟酌一下,投出去,基本就可以发布了。”老马边翻看稿子边说着话。

那边人着实松了口气。

“稿子放我这里,我再看看。”老马想了想。

手里这个论文确实是篇佳作,老马不由得感慨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不知怎么地,老马想到自己还差篇论文。

老马眼睛倏地一眯,直盯盯瞧着手里这篇,不由得出了神,如果署名自己是第一作者……

晚上回家老马拿刀清理鱼的时候,他愣了愣神,他还在想那篇论文,不,他想了一整天了。“什么破德行!”老马不由低骂出声,加快了手上的活。

餐桌上静静无语。

老伴不由瞟了老马一眼,“还在愁论文的事啊?”

老马搁下筷子,手枕着桌子,望着老伴,谨慎开口道:“你说我要是借用一篇学生写的论文……”

老伴停了停,仿佛没听懂,忽地“啪”地一声掷下手中的碗筷,“马经国,你臊不臊得慌啊,有你这样为人师表的吗?违反纪律、破坏规矩,怎么给学生做表率?”

老马愣了愣,没说话,给自己倒了一小陶瓷杯儿酒一仰脖嗞溜进去,然后拿起筷子咂摸一圈最后随便夹了点什么搁到嘴里,若有所思地嚼着。

“老马,昧了良心的事咱可不干。”老伴又郑重叮嘱了一遍。

接连几天,老马倒也没再想自己论文的事。修改那篇学生的论文老马倒是很上心。和学生一段一段改,老马甚至熬出了黑眼圈。

那天论文终于修改完成,老马一个人在办公室,秋天的太阳舒服得像吃秋梨膏,前者润身,后者润肺。偏洒下的光正好落在桌上那篇纸质的论文上,老马静静盯着那篇论文,回过神来,低声笑骂道:“真是鬼迷了心窍。”

那篇论文后来果真上了核心期刊,老马觉得自己真长脸。

老马的论文还是没按时赶出来,他在安心等那株新药草结果。

老马还是副教授,老马觉得,挺好。

下一篇:一等奖:三进礼

上一篇:二等奖:拜年

监督电话
雅安校区
电话:0835 - 2882561
成都校区
电话:028 - 86293258
电子邮箱
jw@sicau.edu.cn   登陆
网上留言
四川农业大学纪委办公室 监察处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知行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