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等奖:只是当时已惘然

点击数:2382017-04-17 18:58:17 作者: 经济学院 李欣怡、陈慧婷

讲纪律,守规矩,做表率。

他看了看这个标语,抬起手抽了一口烟,扬起嘴角,定制衬衣的袖口滑下,考究的金表闪闪发亮。

笑容不明。

后面那个人看着他笑容暧昧:“领导,这个事情……”

他不动声色,含蓄的点了点头,波澜不惊的看着那个卑躬屈膝的人喜形于色。

这样的笑容,他见过很多次了,很多次。

他又抬起头,再把墙上标语看了一次,轻轻念出声。

讲纪律 ,守规矩 ,做表率。

周围簇拥着他的人高高低低的应和着,他这时才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个平易近人的笑,背着手,转身离开,马上有机灵的人拉开了锃亮的黑色小轿车的车门:“领导先走,领导先走……”

一切都如水到渠成一样的自然,完美,点头的时机,平静的表情,这一切都是无数次经历锤炼而来,这样的事情,他已经相当熟练了。

脑海中无数意识闪现,他的思绪并不为这些小小的要求停留,只需要他一个眼神,自然就会有人争前恐后的帮他把一切办好,他其实有些麻木,但也并不觉得如此有什么不对。

他点了点头,黑洞洞的车门敞开,他感觉自己在下沉,在坠落,车厢里冷气刚好,和外面火热的天气形成鲜明对比,一扇车门两个世界。

有人给他撑着伞,握伞的手上全部是汗渍,在黑色的伞柄上留下不雅的印记。

车内非常的舒适,下坠的感觉,非常的舒适。

他舒出一口气,前排的秘书立起了耳朵,他却并没有说什么。

他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,奔赴下一个饭局,思考着最近的报道。

他的脑海里又闪过那一排标语——

讲纪律,守规矩,做表率。

他需要保证一定的曝光率,他需要一些正面的新闻。

“最近我的行程安排……?”他双手交叠放在凸起的肚腹上,漫不经心的发问。

秘书有条不紊的回答着他的问题。

啊,原来是一次视察,视察落后地区的希望小学。

他在心里默念了几次,哦,原来那是他的家乡,一个偏远的山村。

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。

他其实不是一直都如此从容的,任何事情,都有个从开始到熟练的过程,他已经想不起自己第一次攥紧那个红包的时候,手心到底出了多少汗,半夜在梦里惊醒过多少次。

他站在尘土堆叠,颓圮不堪的讲台上对那些孩子熟练的打着官腔,说着一些烂熟于心的陈词滥调,将那些被他的智囊团反复筛选的字句进行又一次排列组合。

孩子们坐的笔直,眼睛漆黑,脸颊通红。

嘴角扬起非常紧张的笑容,肌肉紧绷,一动不动。

他注意到了一个女孩,小姑娘和别人不太一样,小姑娘的双手紧紧的背在身后。

他走下讲台,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,示意一旁的摄影师再来几张特写:“你为什么一直背着手呀?告诉伯伯好吗?”

小姑娘咬着嘴唇,眼睛湿漉漉的,像是一头鹿儿,她瑟瑟缩缩的伸出了手,被藏起来的袖口上有一块脏兮兮的补丁。

“伯伯,老师让大家穿最好最干净的衣服来,这是妞妞最好最好的衣服……”

他在那个瞬间想起来了。

第一次正式会议的时候,他穿着地摊上淘来的劣质西装,站在西装考究的官员们中间,肌肉紧绷。

那个时候的他,赤红色的心脏如同火焰一样绚丽的燃烧,想着很多的事情,有着很多的规划,他希望首先将自己的家乡发展起来,首先要建造一所新的小学……

轮到他发言的时候,他的袖口发线了,他喉头干哑,其他官员考究的袖口闪闪发光,花了他的双眼,他竟然看不清稿子上写的什么了,他喉头滚动,吞咽着为数不多的唾液,最后什么都没说,小心翼翼的藏起坏掉的袖口,坐下来了,眼前发黑,耳朵之中传来一阵一阵的峰鸣声。

回到家的时候,风华正茂穿着朴素的妻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修补他的旧衣,抬头问他会议怎么样了。

那个时候,想要买一件西装的要求,怎么都说不出口,他想起这件劣质西装,花去了家里一半的积蓄。

这就是那次红包的由来,自卑,虚荣,物质的渴求,很多很多的东西交织在一起,说不出具体的缘由。

“伯伯,奶奶说,您会让我们过得更好,您会让所有像妞妞一样的孩子都穿上没有补丁的衣服,对不对呀……”小姑娘望着他,眼睛黑的发亮,里面都是他,是他面具一样的笑容。

他喉结滚动,喉头发干。

他听见自己说是。

事隔多年,他才想起,自己走上仕途的最初的愿景。

他最初只是想让家乡的人们过得更好,他只是想让家乡再多几所学校。

为官数年,家乡只是在慈善机构的帮助下多了一所破旧的希望小学,里面坐着袖口打着补丁的孩子。

为官数年,他拥有了无数套定制的考究的西装,换了数不清的小轿车,有了数不胜数的华贵袖口。

他的脑海之中又一次闪过那行标语。

讲纪律,守规矩,做表率。

笑容明朗起来,为官数年,他找回了初心,他想着,这不算太晚。

村头,村长家的电视开了,妞妞背着她脏兮兮的小书包跑过去,可是其他的孩子们太高了,孩子们兴奋的挤在一起,瘦瘦小小的她根本挤不进去,不知道谁撞了她一下,她跌坐在地上,膝盖擦破了皮,她伤心的哭了起来,无人理会。

孩子们都为可以看到电视欢呼雀跃着,老村长无奈的摇了摇头,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一些。

妞妞的眼泪一下子停了,她听见了那个伯伯的声音,那个伯伯要让所有像她一样的孩子穿上没有补丁的衣服了吗?要兑现和她的约定了吗?她忘记了膝盖火辣辣的疼痛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她挤开了前面的大孩子,想要看看电视上在放什么。

村长放着新闻,电视屏幕的下方写着一排字,很复杂,她认不全,她只能看懂一个“贪”字。

上次的那个伯伯,站在一个精美的小讲台前,背后站着两位英勇的警察叔叔,伯伯面前有一个话筒,手腕上有两个连在一起的银色手环,闪闪发亮。

“村长爷爷,伯伯是要回来的意思吗?”妞妞眼含期待,歪着头发问。

“他回不来了……”村长话语未尽这个时候,电视里响起来那个伯伯的声音——

“有些事情察觉到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……”

妞妞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。

监督电话
雅安校区
电话:0835 - 2882561
成都校区
电话:028 - 86293258
电子邮箱
jw@sicau.edu.cn   登陆
网上留言
四川农业大学纪委办公室 监察处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知行工作室